黑社会题材小说推荐知乎(黑社会题材小说推荐完结)

(本故事中时间地点人物与事件均为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。)

第四十章

  闻天海的手下正拿张大红纸挨个叫商户上来签名。大红纸的标题是“强烈要求政府部门法办打砸抢份子李金玉”,李金玉就是李双拐。大红纸的内容是那天李金玉领着一百多个歹徒,光天化日之下,众目睽睽之中,将一合法经营的商户洗劫一空,并大肆打砸,直接损失六十余万元。

  李双拐坐在下面,低着头,嘴唇咬出了血。他不知道陈锋领会他的意思没有,一边焦虑着,一边愤恨着。闻天海说了,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,一是把全体商户的请愿书递给市政府,一是三天之内拿出六十万,叫他今天马上做出选择。

  当最后一个商户签了名下来的时候,闻天海拿起请愿书,满意地看了一眼。

  就是这个时候仓库大门轰然洞开,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,一个高挑精悍的剪影映入大家的视线。这个人穿着黑色带领羊毛衫,铁灰色休闲裤,英俊的脸庞线条分明。他手里托着一件墨绿色皮夹克,面色凝重,顺着过道缓步朝前台走去。

  皮夹克是门外打手的,那打手披着夹克抖成一团,陈锋顺手给拎了过来。

  门口的打手全部趴在地上了,双手抱头。

  “他妈的,是陈锋!”刘七说。

  闻天海略微惊讶地看着陈锋,脑子里飞快打着转。

  “皮衣里面估计有刀。”刘七说。

  一二十个打手呼啦啦从背上抽出带鞘的砍刀,一个个刀出鞘,寒光一片,从四面向陈锋逼拢。

  陈锋不看他们,托着皮衣,依旧朝前走,脚步突然加快。

  闻天海和刘七脸色变了,他们突然意识到皮衣下面根本不是刀。

  门口一个打手一声惊呼传来:“陈锋拿着枪,五连发!”

  闻天海和刘七脸色骤白,慌忙躲闪。已经迟了,陈锋抬起皮衣,一团火光从皮衣里冲出,刺鼻的硝烟下,一个人应声倒地。

  倒下的是刘七,闻天海拉他挡了一把。

  皮衣抛上了天空,陈锋持枪往上冲,边冲边拉枪栓,一粒黄澄澄的弹壳滚落在地。

  “都不要动,我是找闻天海的!”陈锋高喊着。

  “快开枪!”闻天海眼红了,趴在地上冲着打手大叫。他真后悔今天只带了两个带枪的打手,他感到死亡向他袭来。

  带枪的打手清醒过来,迅速下蹲,双手举枪,子弹呼啸而来。

  陈锋就地一滚,两个商户中弹,顿时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原本缩成一团的商户大乱了,先是伤号边上的商户轰的一声,站起来就跑,其他商户也跟着跑起来,满仓库都是跑动的人影。

  几个打手趁乱护着闻天海朝后门跑去,持枪打手掩护着,边撤边向陈锋射击。又有几个商户中弹。

  陈锋一跃上了高台,见血泊中刘七在痛苦地扭动着。陈锋又放了一枪,一团血雾荡了起来,刘七的半个脑袋给打飞了。

  冲向后门,陈锋又是一枪,这一枪是冒打的,一个枪手大叫着向后仰翻过去。

  闻天海几个人穿过长长的堆砌着废弃车床的车间,眼看到了大门口了,一个戴墨镜脸上围着围巾的消瘦身影突然闪出,两把枪笔直指向闻天海和拎枪的打手。闻天海知道在劫难逃了,他根本没有机会了,枪声响了起来。

  凡是左右手同时开的枪,都是用力抠的,用力抠一把枪里的两发子弹能同时射出。枪手应声倒地。打向闻天海的那一枪臭火了,两个打手扑上来,将凡紧紧抱住,夺他的枪。枪声又响了,打在了车床上,碰出一串火花。

  闻天海朝大门外跑去,边跑边打手机。

  另一个打手弯腰将那把枪捡起,双手举枪,大喊闪开!两个打手将凡朝前一推,打手的枪响了,子弹打到了房梁上。打手的身子飞了起来,一团血雾如蘑菇云

  陈锋跑了过来,陈锋的枪管里冒着硝烟。

  凡将手里的枪扔了,捡起打手那把枪,跟着陈锋往外冲。

  闻天海远远地一个人在前面大步奔跑着,陈锋和凡没命追赶。路人纷纷避让,许多人惊呼着。闻天海想这样跑下去不是事,应该找个人多的商场里脱身。出了市场就有个大商场,闻天海想如果在里面躲藏起来,警方很快会赶到的。他当然不能落在警方手里,今天这场枪战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,谁也保不了他了,他悲凉地想这回彻底栽了。

  “陈锋,你等着我,我要公开杀你全家!”

  警方已经接到了商户的报警,不得了,这可是惊天大案,直接汇报给市局局长。局长脸上的肌肉痉挛着,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。

  “影响极其恶劣,闻天海和陈锋务必当场击毙,不能叫他们逃窜了继续危害社会!”

  大批警车呼啸着从各个方向奔向市场。

  闻天海一身血污跑出市场,三个最先赶到的警察举枪站在车后面。闻天海看见了,三把枪都指着他。多亏行人众多,警察没有贸然开枪,闻天海顺着人行道一路狂奔而去。一个警察原地不动,两个持枪追赶。

  陈锋先赶过来的,凡跟在后面,拉了有五六米远。这时又有两辆警车赶到,拎枪的警察都从车里往外冲。陈锋轰地朝天开了一枪,这是枪管里的最后一发子弹。

  行人大乱,四散奔逃。陈锋朝后一个眼色使过去,凡把手里的枪悄悄丢了,混在人群里跑了。凡的墨镜很紧,一直戴在脸上,他边跑边摘了墨镜,甩掉了围巾,拐弯时把鸭绒袄也脱了。

  陈锋朝闻天海逃窜的方向奔去,边跑边上子弹。后面大批警员追赶上来,对讲机响成一片。

  闻天海穿过了一条街道,两个枪手来接应他了。

  “大哥,汽车就在前面二十米,上面还有三个拿枪的弟兄。”枪手边说边朝后面胡乱射击,有群众中弹的惨叫声。

  三个人慌慌张张朝前跑,前方又出现了警察。

  “直接向警方开枪!”闻天海绝望了。

  后面赶来的一个警察中弹倒地,另一个控制不住射击了,一个枪手惨叫一声滚倒在马路边。就在他们双方对射的时候,谁也没注意到陈锋冲了上来,边冲边射击,五发子弹统统倾泻了出去。

  闻天海身中四弹,上身被打走了型,热烘烘的肠子流了一地。枪手也中弹身亡。

  陈锋迅速把枪扔了,双手高高举了起来,走到了马路中间。

  几天以后的一个上午,潘云飞建明高四儿三人站在屋内,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。

  ”我靠,陈锋好样的!”潘云飞说。

  “陈锋必须把闻天海当场干掉,因为枪战一旦打响,闻天海就完了。他被逼到了绝路上,他已经不需要遮掩了,他会对陈锋的家人痛下杀手的。”建明说。

  “等着吧,这么大事情出来,该有高官落马了。”高四儿说。

  “从小一起长大的人看着一个个都死了,没想到就咱们命硬。”潘云飞说。

  “新一轮打黑肯定就要开始了,咱们抓紧时间,赶快搞钱,搞几批大的,然后出境。”建明说。

  “你说咱们能不能去救陈锋?”高四儿说。

  “做梦!”建明说。

  “是做梦。”潘云飞说,“等到执行那天,咱们躲到一个山里,痛痛快快放放枪,为陈锋送行吧。”

  闻天海的手下大批落网,其他的正在通缉。北京来了调查组,展开了紧锣密鼓的调查,闻天海的十几家企业被查封,同时被查封的还有散落在郊外的几处别墅,及一批高档轿车。

  陈锋拒不交代另一个同伙是谁,现场丢下的那两把经过改造的口径手枪成为不了突破口。倪总经理的哥哥被通缉了,那把猎枪还是留下了倪总经理哥哥的线索。倪总经理下落不明。

  据说凡作为和陈锋接触密切的人曾一度被纳入视野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被否定了。

  李所长这一阵天天喝酒,显得一肚子心事。

  凡失踪了。

  凡那天成功逃脱,先进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,买了身服装,当时就穿上了。路过眼镜店,又买了副平光镜。然后他进了美容美发店,他要将长发理成平头。前面还有几个顾客,他座到了椅子上。

  外面不时有警车鸣笛而过,凡闭着眼睛。陈锋也许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,生死时刻他吸引了警察视线,大批警察很快就会赶到。

  一滴眼泪从凡眼眶中滑落。

  这时又来了两个客人,高声谈论着。大家都被吸引了,看着他们。

  “他妈的枪战,真激烈,那边都戒严了,据说死了好几个人。”一个说。

  “我说今天哪都堵车,不是抢银行吧?”一个顾客问。

  “不是,听说是黑社会火拼。一个枪手先在市场里杀了几个人,然后一路追杀,在马路上将一个黑社会老大干掉了。”另一个说。

  凡看了他一眼,闻天海终于被干掉了。

  “那个枪手如何了?”凡问,凡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“投降了,他妈的,都是警察。要我就不投降,留颗子弹喂自己,早晚都是死,进去了还得受罪。”

  凡的眼眶又潮湿了,他重新将眼睛闭上。

  理完发出来,凡不知自己是不是要继续杀吴少侯,还有那个“极速时空”迪厅的老板。他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后来他去一个路边的烟摊买烟。烟摊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,面相属于即可怜又刁钻的那一类。两人拿着凡那张百元钞票,看过来看过去,还不时抖动着。凡不想买了,他想到前面再买。他把钞票拿了回来,转身离去。

  中年夫妇发怒了,男人喊:“小子,别溜,你那张钞票是假的!”

  凡站住了,看着他们。

  中年男人过来将凡揪住:“走!去派出所!”

  中年女人也在那边喊:“看着文质彬彬的,哪知道不是好人,用假钞票买东西!”

  附近几个人朝这边看。

  “你松手。”凡说。

  “你他妈想跑!跟我走!”中年男人把凡拉了个趔趄。

  凡推了他一把。

  中年男人一个耳光打在凡脸上,凡的眼镜被打飞了,脸上被指甲挖出一道血印子。凡慢慢用手去捂脸,竟然沧桑地笑了。

  “真的是真钱。”凡把钞票又拿了出来,递给中年男人。

  边上看的几个人也围了上来,拿着凡那张钞票传递着看着,都说是真的。

  “刚才不是这一张!”中年男人说。

  凡只好又拿出了几张,还是真的。

  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买了。”中年女人也过来了。

  “我有急事。”凡说。

  “我们总要鉴别鉴别吧,收到假钱几天都白卖了,你也得替我们着想着想吧。”中年女人拿过凡那几张钱,又照了照。

  “你干脆都买成烟吧,反正要抽。”中年女人拿着钱去了烟摊。

  凡拿着一袋烟,突然觉得万念皆空了。人世间有数不尽的恩恩怨怨,这个恩怨过去了,那个恩怨又在前方等着你。大大小小的恩怨,或是由小到大的恩怨。

  “都去他妈的吧,我累了!”凡走了,一甩手将那一袋烟扔到了马路上。

  他的卡上还有两万多块钱,陈锋给他的,他都给取了出来。他回家了,父母都去上班了,家里空无一人。好久没回来了,凡深深呼吸着家里的气息,把许多地方都抚摩了一遍,然后他拿出两万块钱,放到母亲的枕头底下。

  “妈妈,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,妈妈爸爸,你们保重。”

  他走了,出门拦了辆车,直奔火车站。

  许多警察,凡视而不见。

  无目的买了张票,蹬上火车,一路南下。第二天上午,他在一个陌生的小站下了车,虽说已经是冬天了,这里依旧山清水秀。淳朴的人民在忙碌着。凡朝迎面那座大山爬去,偶尔有山民担着山货从身边走过。

  爬了两个小时,一座不大的庙宇出现在眼前,风吹得铃铎声声,异常寂静。

  凡突然觉得归宿找到了,他紧走几步,叩响了庙门。

(未完待续,有劳各位朋友帮忙点赞关注哦[作揖])

黑社会题材小说推荐知乎(黑社会题材小说推荐完结)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xke.com/99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