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的焰火在夜空中一幅幅美丽的画(什么的焰火在夜空中构成了一幅什么的图画)

疫情过后,老家最近陆续回来几家长辈亲戚,相互间走动多了,安静的村庄,又多了几分热闹。
先回来的,是沈阳的老叔,兄弟八个他排行老八。退休后,喜欢家乡的山水环境,这几年在村里租了房子,每年和婶子回来住上几个月。农村的院子,可以种菜种花,呼吸新鲜的空气,重新回到小时候生活的故乡,一种回归的喜悦溢于言表。
之后回来的,是济南的老姑,孙子放暑假了,回来住上个把月的,放松一下自己。抚顺的四叔四婶,听说了也赶回来,兄弟姊妹一起聚聚。一年当中,难得见上一二回面。
爷爷一代兄弟四人,二爷走的早。后山的祖屋,大约一百五六十年历史吧,是祖太爷自山东闯关东后来此居住。屋西山坡上,一株当年栽下的百余年老梨树,合抱之木的主干上,分出三个粗壮的枝干,仿佛一门三兄弟。
父亲一代的叔兄弟八人,留在村里五人,大伯二伯五叔相继过世了。每年春节的初一初二,同宗的老小,一家家相互拜年吃酒。爷爷一代走后这些年,开枝散叶的晚辈们各忙小家,逐渐聚得少了。
这三四十年来,村子里青壮人口流失,老一代凋零,我们村民组原来二百多人,现在减少过半。偌大的学校,已不见当年喧闹的景象。但乡土的根,依然深植于此。这些在外的游子,莫不眷恋故土,梦回故里。退休后,能时常回家看看,便是一年当中家族的节日。 先是二哥,组织长辈们在后山他果园的家里,喝了一顿羊汤。因三年疫情,好久没聚齐的一大家子人,海阔天空的热闹一番,眼神中闪烁着青春的影子,从中午聊到太阳要下山。隔了几天,大哥大嫂又请大家,亲人重逢,总有说不尽的话题。妈七十岁了,也准备了几天,请大嫂们帮忙张罗饭菜,尽尽长嫂之谊。
大暑节气,蝉鸣山村,万物生长。久违了的家人们,沉浸在这个热情的盛夏里,怀想少小离家时的故事,讲述相见时的欢喜。
上周回去,偶遇邻村一个年轻人,是从北京返乡的,十九岁离乡,北漂创业。十八年后归乡发展,返乡主要考虑孩子上学,孝敬双亲,加之疫情影响了他所在的酒店业。这个年轻人给老人盖了新房,在丹东买了房子,正准备从事养殖业。
? 疫情改变了很多事情,也使更多的人重新思考和认识乡村的价值。只有更多有阅历有乡情的群体,带着新的眼界和憧憬,重新参与到乡村振兴中来,乡村才有希望。只有更多在外的乡亲和农人,下乡回乡,城乡互动,我们的村庄,才能在清晨升起更多温暖的烟火。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xke.com/11243.html